類型小說(genre novel)一詞,是指特定型態的小說,根據素材、主題、風格……等一整套特色,將小說區分成不同類型。

類型小說的種類繁多:言情小說、武俠小說、歷史小說、間諜小說、推理小說、成長小說、奇幻小說……。各種類型小說,還可進一步細分成次類型,範例:正經言情小說 vs.搞笑言情小說、傳統武俠小說 vs.新派武俠小說、正統歷史小說 vs.架空歷史小說、寫實間諜小說 vs.浪漫間諜小說。

以不同類型區分作品,這項法則同樣適用於影視和漫畫的領域。類型電影或類型片,可以分成:動作片、科幻片、歌舞片、西部片……等等。類型電視劇,可以分成:宮廷劇、鄉土劇、職業劇、親子劇……等等。類型漫畫,可以分成:格鬥漫畫、球類漫畫、校園漫畫、靈異漫畫……等等。

所有類型小說、類型電影、類型漫畫,都有一套作者慣用、讀者慣見的典型特徵。

軍事小說、軍事電影、軍事漫畫的典型元素是:角色陣容一面倒充斥男性,女性淪於點綴或附屬品;男主角是傳奇英雄人物;有大量的動作鏡頭和戰爭場面;強調陽剛、勇氣、袍澤之情。範例:銀河英雄傳說、晴空血戰史、沉默的艦隊。

言情小說、言情電影、言情漫畫的普遍特徵是:戲份偏重女主角,男性角色被簡化成追求者或養家者;文字或圖象呈現唯美風格,鮮花美景華衣不斷出現;焦點擺在浪漫纏綿、曲折複雜的情愛關係。範例:一簾幽夢、海豚灣戀人、流星花園。

武俠小說、武俠電影、武俠漫畫的普遍特質是:一個密佈刀光劍影、遍佈陰謀詭計的江湖;兵器秘笈、寶藏權位,是一群武林人物爭競搶奪的對象;打鬥戲注重快節奏、力量感,讓觀者看的刺激過癮。範例:倚天屠龍記、笑傲江湖、流星蝴蝶劍。

在小說、漫畫發展史上,類型小說、類型漫畫會建立起固定的內容公式。

以推理小說為例,「一具屍體,一個神探,一場破案歷程」,此一標準公式自福爾摩斯以降,被無數推理小說家和推理漫畫家套用沿襲至今。範例:阿嘉莎克莉絲蒂、艾勒里昆恩、赤川次郎、名偵探柯南。

以言情小說為例,「甲乙是對戀人,在第三者破壞或雙親作梗下,兩人歷經連串波折和離合,最後終於廝守在一起」,以上是言情小說家和言情漫畫家泛用的故事套路、情節公式。範例:庭院深深、還珠格格、流星花園、尼羅河女兒。

以武俠小說為例,「一名身負深仇或身蒙奇冤的少年,歷經重重劫難和奇遇,終於修煉成絕世武功,最後偕同愛侶歸隱山林」,這是武俠小說家和武俠漫畫家慣用的劇情模式。絕代雙驕、神鵰俠侶、倚天屠龍記、笑傲江湖,以上武俠故事的基本架構皆遵循這項規律。

「類型小說」一詞,本質是中性的,沒有好壞可言。非類型小說,不代表必定是高級文學;類型小說,不代表就是低級文學。類型小說,不能逕自和「通俗、淺薄、不入流」這些貶義畫上等號。類型小說的規範公式,落在大師作家或是二流作家的手中,成果截然不同:大師作家會對同一題材作出重新詮釋,二流作家無法在固定公式外有所創新和突破。

類型小說常被詬病一點:每本小說看起來都一樣,重複老套,沒有原創新意。事實上,徹底原創的小說在現今已無覓處。人類說故事和寫故事的歷史長達幾千年,無數人物設定和情節設計已在前人腦海裡出現過。所有當代小說都無法避免模仿的成分,真正差別在於:好小說是「模仿前人」+「個人獨創」的混合體,壞小說是完全一味抄襲模仿前人舊作。

良好的類型小說、類型戲劇、類型漫畫,是在「固有原型」和「求新求變」之間,製造出懾人的張力。

「父母之仇不共戴天」,是武俠小說的傳統價值觀,無數男主角以報仇為終生職志。古龍開闢了武俠小說的新潮路線。古龍武俠小說,「絕代雙驕」裡小魚兒原諒照顧已成廢人的江別鶴,「邊城浪子」裡傅紅雪最後發現自己和白天羽沒有血緣關係,「白玉老虎」裡趙無忌最終察覺上官刃殺死父親是場騙局。以上故事曉諭了復仇的可笑和無意義、仇恨的痛苦和摧毀性。這是古龍身為新潮武俠小說家,對於「以命還命,血債血償」這項過去武俠小說的既定觀念所提出的質疑和顛覆。

台灣言情劇的傳統公式:苦情女主角+溫文男主角+長篇大論台詞。這類型言情劇,以瓊瑤劇為典範,長期以來是台灣電視圈主流,直到「流星花園」上映才打破這項慣例。由於「流星花園」廣受各地觀眾歡迎,該劇元素被其他戲劇一再模擬和複製:霸道男主角、勇敢女主角、生活化簡單台詞、漂亮的服裝、精緻的攝影……。「流星花園」一片,標示了一項新劇種的誕生:台灣偶像劇。台灣偶像劇以愛情為主題,承襲日本偶像劇風格,突破台灣言情劇的傳統設定,在戲劇製作上有嶄新意義。

最後析論一種特殊類型小說:言情武俠小說。

不少出自女性手筆的言情小說,以江湖作背景,講述英雄紅顏的愛情故事。這類型小說的普遍特色是愛情至上:無論男主角身分是教主或盟主,皆以愛情為重,絕大多數思緒圍繞著女主角,沒有什麼事業上的理念和謀略;故事主線是男女主角的戀愛心路歷程,對江湖上權力鬥爭和打殺決戰的描寫,過度簡單、形同兒戲。

這類型小說,只有言情小說的浪漫和纏綿,沒有武俠小說的剛勁和銳氣。小說中的江湖武林,只是一個空洞的背景,用途是供男女主角談戀愛的舞台,而不是讓形形色色的江湖人物登場競賽的擂台。

言情武俠小說,武俠部分普遍不出彩,但愛情部分時有上品傑作。言情武俠小說,和所有類型小說一樣,有好有壞。寫的壞的,情節荒誕、人物弱智,難以卒讀;寫的好的,是一個銘心刻骨、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。

各類型小說有其特定的讀者群。武俠小說的讀者遍及男女老少,言情小說的讀者以年輕女性為大宗,兩者的讀者群不完全重疊。某些喜愛武俠小說的讀者,排斥言情武俠小說;某些喜歡言情小說的讀者,接納言情武俠小說。這種現象反映了讀者各自品味的差異。


參考書目:認識電影,第八章,遠流出版社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ce0 的頭像
ice0

流浪的季節

ice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