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探討,舊版、二版、新修版笑傲江湖的內容變遷,以及令狐沖和任盈盈的愛情關係。

 

新修版天龍後記,金庸說:<原書留下大量空間,可讓讀者自行想像而補足,但也不免頗有缺漏與含糊。中國讀者們讀小說的習慣,不喜歡自己憑空虛想,定要作者寫得確確實實。因此,我把原來留下的空白盡可能地填得清清楚楚。>

 

遠流編輯說:<金庸晚年,情感更加奔放。原作中幾段點到為止的含蓄感情,在新修版中將得到更多的發揮。><在原作中,作者的情意是內蘊的、含蓄的。這一次新修版,則是要說清楚、講明白。>

 

直白和留白,清楚和含蓄,是兩種不同的風格。以下分析直白和留白的差異,並檢視新修版笑傲江湖的變化。

 

1)直白VS.留白

 

在小說技法上,有直白留白兩大分野。直白路線,以直書、明寫、通透為特徵。留白風格,以曲筆、暗寫、隱晦為特性。直白小說技術,對角色的情感,會說清楚、講明白。留白小說技巧,對角色的情感,則點到即止、含而不露。

 

大多數小說,兼用直白留白技法,去處理整篇小說人物。人物的心情忽現忽隱、時明時暗。以紅樓夢為例:

 

<寶釵低頭想了想:林黛玉素習猜忌,此刻自己也跟了進去。一則寶玉不便,二則黛玉嫌疑。想畢,抽身回來。>以上是直白筆墨,將人物的心理活動透露得一清二楚,讀者可以得知寶釵抽身的動機。

 

王夫人道:「誰知金釧兒這麼氣性大,就投井死了,豈不是我的罪過?」寶釵道:「據我看來,金釧兒並不是賭氣投井。多半他在井跟前頑,失了腳掉下去的。縱然有這樣大氣,也不過是個糊塗人,也不為可惜。」>

 

以上是留白筆墨,對人物的心理活動略而不提。只描寫人物外在的行事表現,讓讀者去猜想人物的內在動機。寶釵對王夫人勸說,金釧兒即使賭氣投井也不可惜,是真心話?是安慰話?留待讀者自行解讀。

 

<寶玉道:「我又有了,這一改可妥當了。莫若說:“茜紗窗下,我本無緣;黃土壟中,卿何薄命!”」黛玉聽了,忡然變色。心中雖有無限的狐疑亂擬,外面卻不肯露出,反連忙含笑點頭稱妙。>

 

以上是留白筆墨,對人物的心思只說出局部,沒有說出人物的全部心態只說黛玉心中狐疑,沒有說明黛玉狐疑的原因讓讀者自行去猜測原因。從文中線索,讀者可以猜到:黛玉會狐疑,是因為那句祭詞,預示了寶黛未來生死兩隔。

 

金庸小說,同樣穿插運用直白留白,以下是直白筆觸:

 

二版天龍八部:

<段譽心中盤算:「我要令王姑娘知道,說到真心為她好的,慕容公子卻不如我了。二十多年之後,王姑娘和慕容公子生下兒孫後,她內心深處,仍會想到我段譽。知道這世上全心全意為她設想的,沒第二個人能及得上我。」他心意已決,說道:「王姑娘,我去勸告慕容公子,叫他不可去做西夏駙馬。」>

 

以上這段,將段譽阻擋慕容當駙馬的動機,深刻分明地呈現在讀者面前。

 

新修版笑傲江湖結局:

<令狐沖一生,但求逍遙自在,笑傲江湖。忽想:「我奏這曲子,要高便高,要低便低。然如和盈盈合奏,便不能任意放縱,她高我也高,她低我也低,這才說得上和諧和拍。佛家講求涅磐,首先得做到無欲無求,這才能無拘無束。但人生在世,豈能當真無欲無求?涅磐是無為境界,我們做人是有為境界。在有為境界中,只要沒有不當的欲求,就不會受不當的束縛,那便是逍遙自在了。」>

 

以上這段,將令狐沖的最終心境,做了完整清楚的交代,作為笑傲一書的總結。

 

金庸小說還會出現留白,對人物的心情全部不說明、或只說出一部份,讓讀者自行解讀人物的心情。

 

倚天摘錄:

<周顛有意相助殷梨亭,想擾亂周芷若心神,叫道:「峨嵋派的周芷若姑娘,你老公宋青書有幾句話吩咐你。他說他在外頭有三七二十一個私生子,他死了之後,要你好好給他撫養。」群雄聽他這麼胡說八道,有的忍不住便笑出聲來,周芷若卻仍如沒有聽見。周顛又叫:「滅絕老師太,近來你老人家身子好啊。你陰魂附在周姑娘身上,這軟鞭兒可耍得當真好看哪!」突然之間,周芷若身形一閃一晃,陡地鞭頭擊向周顛面門。>

 

以上這段,周顛是直白,周芷若是留白。周顛胡言亂語,文中寫明他的行為動機:想擾亂周芷若心神。周芷若對周顛,先是不加理睬,後來發動攻擊,文中沒有說明她的心理變化。但是讀者可以推測到:她不在意宋青書被亂說,但無法容忍恩師被辱及,所以才會突然攻擊周顛。

 

笑傲摘錄:<莫大先生來到殿中之後,始終未曾出過半分聲息。令狐沖一見到他瘦瘦小小的身子,胸中登時感到一陣溫暖。>

 

對令狐沖的心情,文中只說他感到一陣溫暖,沒有進一步說明他感到溫暖的原因。但從前文脈絡,讀者自然會聯想到:令狐沖對莫大的恩德銘記在心,所以一見到對方的身影,心頭就湧起一股暖流。

 

笑傲摘錄:<岳不羣快步走到令狐沖跟前,問道:「沖兒,你的傷不礙事麼?」自從他將令狐沖逐出華山以來,這是第一次如此和顏悅色叫他“沖兒”。令狐沖卻心中一寒,顫聲道:「不…不打緊。」岳不羣道:「你便隨我同去華山養傷,和你師娘聚聚如何?」岳不羣如在幾個時辰前提出此事,令狐沖自是大喜若狂,答應之不暇。但此刻竟大為躊躇,頗有些怕上華山。>

 

對令狐沖的心態,作者只描寫一部份,沒有全部描寫出來。只提及令狐沖感到心寒害怕,沒有說明他有這種反應的原因。從前文線索,讀者可以推斷出來:令狐沖眼見岳不羣不擇手段奪取盟主,對岳不羣生出抗拒排斥的念頭,因為他不想親近一個心機險惡的人。

 

直白筆風,人物心態是透明的、可見的,被作者完整披露出來。留白筆風,人物心態是晦暗的、隱匿的,被作者遮蔽了全部或一部,沒有全部揭露出來,讓讀者自行推敲人物心態。

 

2)直白過度VS.留白過度

 

直白筆調,作者將所有事情通通說出來。留白筆調,作者沒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,刻意留下一片空白,等待讀者看完後自行填補。

 

直白筆致,像晴天時節的山水,山水的紋路歷歷分明。觀者能窺見山水的全貌,給人一種清晰、確實的感覺。留白筆致,似陰天時刻的山水,山水被雲霧所籠罩、沒有顯山露水。觀者看不清全貌、只能想像雲霧中的山水狀態,予人一種空靈、飄渺的感覺

 

新修版天龍後記,金庸說:

<原版金書留下大量空間,可讓讀者自行想像而補足,但也不免頗有缺漏與含糊。>

<中國讀者不喜歡自己憑空虛想,定要作者寫得確確實實,對於沒有根據的空靈虛構感到不放心。因此,我把原來留下的空白盡可能地填得清清楚楚。>

<或許愛好空靈的人覺得這樣寫相當笨拙。因為我的性格之中,也是笨拙與穩實的成分多於聰明與空靈。>

 

無論直白或留白,作者都要拿捏分寸。適度的直白,是確實;過度的直白,是笨拙。適度的留白,是空靈;過度的留白,是玄虛。直白過度,或留白過度,都不可取。

 

新修版金書,有直白過度的缺陷。(以下粗體字為新修版新增)

 

新修版笑傲江湖:<令狐沖尋思:「倘若我真能娶小師妹為妻,難道我會辜負她嗎?不,萬萬不會!要我規矩便規矩!戒酒便戒酒!」>

新修版連城訣:<水笙滿臉歡笑,向狄雲飛奔過來,叫道:「我等了你這麼久,我知道你終於會回來的!你如不來,我要在這裏等你十年。你十年不來,我到江湖上找你一百年!」>

新修版倚天:<張無忌心頭一凜,記得在光明頂上小昭也曾唱過這個曲子,不禁轉頭向小昭望去,月光下只見小昭正自痴痴的瞧著自己。清澈的目光中似在吐露千言萬語,一張稚嫩可愛的小臉龐上也是柔情萬種。

 

新修版內容,感情描寫得過於煽情、露骨。就像畫個人還畫出內臟來,成為多餘累贅的敗筆,令人覺得作者話說得太多。

 

金庸作品,還有留白過度的例子。新修版中,黃藥師喜歡梅超風,金庸表示:

 

<黃藥師和梅超風,其實我早就有伏筆了,不過以前寫得不明顯。一個女徒弟戀愛結婚,黃藥師為什麼大發脾氣。不但發脾氣,而且還遷怒,把其他徒弟腿打斷了,照道理講這不合理的。但是那個過程,原來中間有特別原因,原來師父喜歡這個女徒弟,這就有道理了。>

<原版最後隱隱約約,大概這樣子,心裏猜到就可以了。新修版把它寫得更明顯一點,說的再直白一點。原來有想像的空間,現在點破了。>

 

其實,從原版射鵰看不出,金庸想表達的師生戀。只從「陳玄風梅超風私奔,黃藥師震怒遷怒」這件事,猜不出「黃藥師愛戀梅超風」這件事。一般讀者會認為黃藥師之所以生氣,是因為梅偷盜經書,不會聯想到師生戀這塊原因上。

 

言情小說家桐華,也有留白過度的問題。「步步驚心」一書,對於諸位男角的深沉心機,沒有給予足夠的提點暗示,讀者看不出那些幽微曲折的隱藏心思。

 

在射鵰、步步裡,感情描寫得過於含蓄、隱晦。就像畫東西連基本輪廓都沒出來,成為描寫不清的敗筆,令人看不懂作者想表達什麼

 

3)三版金書中直白和留白的演變

 

從舊版到二版金書,作者的修改方向是「直白→留白」。舊版人物心態的直白描述,很多在二版中被刪除了。

 

舊版倚天:<那日在綠柳山莊,無忌以九陽神功搔趙明足底「湧泉穴」。殊不料由此一搔,趙明反而對他情深一往,化敵為友。>

 

二版刪除這段話,但趙敏曾說過:「從前我確想殺你。但自從綠柳莊上一會之後,我若再起害你之心,我敏敏特穆爾天誅地滅。」可見二版中,趙敏的愛情起因仍是她被輕薄摸足,堪稱金書中最莫名的愛情之一。

 

舊版天龍:<段譽從未見過這位白衣姑娘的相貌,不知她是美是醜,也不知她姓甚名誰。可是自從他在水邊聽到了那白衣少女的幾句話聲之後,只覺得一往情深,為她百死而無悔。到底此情因何而生,此意自何而起,自己卻是半點也說不上來。>

 

以上這段,說明了段譽的心路歷程。早在段譽第一次聽到王的仙音時,他就已情根深種。等到段譽第二次見到王的仙顏時,他更是無法自拔。段譽的痴性和傻氣,在上面那段話中顯露無遺。可惜二版將之刪除了。

 

舊版笑傲:<任盈盈自幼給任我行、東方不敗二人寵得慣了,行事不免頗為任性乖張,對群豪頤指氣使,大作威福。但當一片柔情深繫在令狐沖身上之後,整個性子突然變了,溫柔斯文,大具和順之德。>

 

以上這段,說明了任盈盈心性轉變的原因,而二版予以刪除。

 

舊版笑傲:

<令狐沖目送著師父的背影在山峰邊消失,忽聽得一個女子聲音說道:「偽君子!」他不知道這句話是恆山派中那一個人所說,但這三個字正打入了他心坎。在這時候,更沒另外三個字能更明白的說出他心中所感。一位他素來感激、敬重、愛戴的恩師,突然之間,將戴在臉上的假面具撕了下來,露出一張陰險毒辣、猙獰可怖的臉孔。>

 

二版笑傲:

<令狐沖目送著師父的背影在山峰邊消失,忽聽得一個女子聲音說道:「偽君子!」令狐沖身子一晃,傷處劇烈疼痛。這偽君子三字,便如是一個大鐵椎般,在他當胸重重一擊,霎時之間,他幾乎氣也喘不過來。>

 

以上描寫令狐沖的驚怖心情。舊版是痛快犀利的直白筆勢,令狐沖思緒是外顯的、張揚的。二版是含蓄蘊藉的留白筆勢,令狐沖思緒是內隱的、收斂的。

 

由二版至新修版,作者的修改方向是「留白→直白」、「直白→更加直白」。二版很多人物心緒,新修版寫得更加清晰明確。

 

以下是新修版新增情話:

 

新修版神鵰:<楊過道:「你要一生一世都做我媳婦兒。」小龍女道:「這個自然。難道只做三天、四天就不做嗎?我不成,你也不可以。你要永遠是我的老公,不准你變心。」>

 

新修版天龍:<阿朱道:「他們不知,我大哥第一愛喝酒,第二愛打架。」蕭峰搖頭道:「錯了,你大哥第一愛阿朱,第二才愛喝酒,第三愛打架!」>

 

新修版笑傲江湖:<令狐沖正色道:「千秋萬載,萬載千秋,令狐沖是婆婆跟前的一個乖孫子。」任盈盈嫣然一笑,道:「這樣,我才真正占盡了天下的好處。千秋萬載,萬載千秋,我任盈盈也永遠是令狐大俠身邊的一個乖女孩。」>

 

以上新添情話,內容過於直拙淺陋,不及二版。

 

新修版笑傲江湖,新增以下粗體字:

 

新修版笑傲江湖:

<于嫂道:「後來認出好像是岳先生的小姐,可是她手臂上已中了兩處劍傷。」儀和笑道:「我可早認出來啦。他們華山派在福州城中,對令狐師兄好生無禮。咱們恆山派有難,又都袖手不理。全沒義氣,全沒心肝,我有心要她吃些苦頭。」>

 

新修版加上「全沒義氣、全沒心肝」,這八個字加得好。儀和是火爆脾氣,新修版話鋒凌厲,正好彰顯其人格特質。

 

二版笑傲江湖:

<岳靈珊輕輕歎息一聲,說道:「你和大師哥相識未久,如此疑心,也是人情之常。可是爹爹和我,卻不該疑他。世上真正信得過他的,只有媽媽一人。」

    任盈盈心道:「誰說只有你媽媽一人?」>

 

新修版笑傲江湖:

<任盈盈心道:「誰說只有你媽媽一人?還有我呢!」>

 

新修版加上「還有我呢」四字,喪失二版含蓄不盡的況味。不是每件事都要說破道盡才行。

 

4)留白和暗示

 

直白筆路,把所有話,通通說出來。留白筆路,沒說出來的話,和說出來的話,一樣重要。

 

舊版倚天結局:<張三豐瞧著郭襄的遺書,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個明慧瀟灑的少女。可是,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。>

 

張三豐憶起一百年前的故人,作者沒有明說張三豐的感覺,但讀者能領悟到作者的進一步暗示:百年之後,少女郭襄已逝,張三豐對人事變遷感到惆悵。

 

二版笑傲江湖:<突然之間,四下裏萬籟無聲。少林寺寺內寺外聚集豪士數千之眾,竟不約而同的誰都沒有出聲。似乎只聽到雪花落在樹葉和叢草之上,發出輕柔異常的聲音。令狐沖心中忽想:「小師妹這時候不知在幹甚麼?」>

 

令狐沖雪下靜夜想起小師妹,作者沒有明言令狐沖的動機,但讀者可以洞察到作者的暗示:令狐沖對小師妹深情至性,所以小師妹不時浮現於他的腦海。

 

以上兩段,作者字面上明示的話是:<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>、<小師妹這時候不知在幹甚麼>,作者字裡行間暗示的話是:「張三豐對人事變遷感到惆悵」、「令狐沖對小師妹深情至性」。讀者除了認識到字面上的明意,還要捕捉到字裡行間的暗意。

 

<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>,這句話,沒有一個字提到惆悵,但令人感到惆悵之至。<小師妹這時候不知在幹甚麼?>,這句話,沒有一個字提及愛情,但令人感到深情之極。以上兩句話,體現了留白的最高境界:「不著一字,盡得風流。」

 

5)留白和人性

 

張愛玲說:<中國古典小說的好處,只看見表面的言行,沒有內心的描寫,與西方小說的縱深成對比。>

 

西方文學名著,擅長對人物內心的刻劃,範例:傲慢與偏見、一位女士的肖像。中國古典小說,擅長對人物言行的描繪,範例:紅樓夢、海上花。西方小說的心理深度,和中國小說的言行生動,兩者彼此互成對比。

 

張愛玲說:<中國小說過去有含蓄的傳統,中國小說的技術接近自然。>

 

進入一個人的內心深處、透視一個人內在的思緒意念,這在現實中我們是無能為力。但在小說中我們可以做到這點,這是閱讀小說的一大意義和樂趣。那種對他人心理赤裸裸地直白揭露,並不符合現實,但它自有其文學價值存在。

 

在真實人生中,我們與他人相處時,只能看見他們表面的言行,看不見他們內在的心態,我們只能由他們的言行去揣摩他們的心理。所以對人物只描述言行、不敘及內心的含蓄描寫,讓讀者由表面言行去揣測人物內心世界,更貼近我們與他人相處的自然狀態。

 

以下是留白的言行描寫:

 

紅樓摘錄:<晴雯笑道:「我偏取一遭兒去。雖然碰不見衣裳,或者太太看見我勤謹,一個月也把太太公費裏分出二兩銀子來給我,也定不得。」又笑道:「你們別和我裝神弄鬼的,什麼事我不知道。」>

 

以上晴雯所言是針對襲人。雖然書中沒有明寫晴雯對襲人的心態,晴雯的對白裡甚至沒有提到襲人的名字。但從晴雯的冷言暗諷讀者可以揣度她的心態:晴雯對襲人獲得上級擢升感到不平。

 

笑傲摘錄:<東方不敗道:「任教主,終於是我敗了。」任我行哈哈大笑,道:「你這大號,可得改一改罷?」東方不敗搖頭道:「那也不用改。東方不敗既然落敗,也不會再活在世上。」他本來說話聲音極尖,此刻卻變得低沉起來。>

 

決戰落敗,梟雄末路,書中沒有明寫東方不敗面臨死亡的心境。但從「他本來說話聲音極尖,此刻卻變得低沉起來」這項語氣,讀者可以察覺東方不敗的心潮陷於低沉。

 

笑傲摘錄:<岳不羣道:「你安心養傷,盼你早來華山。」令狐沖道:「是!」掙扎著想站起來行禮。岳不羣伸手扶住他右臂,溫言道:「不用啦!」

令狐沖身子一縮,臉上不自禁露出了懼意。岳不羣哼的一聲,眉間閃過一陣怒色。但隨即微笑,歎道:「你小師妹跟從前一樣,出手不知輕重,總算沒傷到你要害!」>

 

以上這段,文中沒有描寫出來岳不羣當時的心態。但從<令狐沖身子一縮,臉上不自禁露出了懼意。岳不羣哼的一聲,眉間閃過一陣怒色>這項表情,讀者可以判斷出:岳是一個心性狹窄的人,別人不接受他的示好,他就會懷恨在心。而從<岳不羣哼的一聲,眉間閃過一陣怒色。但隨即微笑,歎道>這項變化,讀者可以判斷出:岳是一個心存狡詐的人,變臉和翻書一樣容易。

 

笑傲摘錄:<木高峰一聲吆喝,催馬便行。那馬奔出幾步,驀地一頭撞在草棚柱上,半邊草棚登時塌了下來。令狐沖與林平之等人頭上都落滿了麥杆茅草。鄭萼伸手替令狐沖撥開頭上柴草,林平之卻毫不理會,目不轉睛的瞪視著木高峰。>

 

<林平之頭上落滿了麥杆茅草><林平之卻毫不理會,目不轉睛的瞪視著木高峰>這項反應,讀者可以洞察到林平之的心態:林平之對木高峰殺意堅定,絕不容對方逃脫,所以視線緊盯對方,不為任何事物所動搖

 

人性可以比擬成一座冰山。浮出水面的冰山頂部,是人類可見的外在言行,沉入水下的冰山底部,是人類不可見的內在心態。直白筆法,是將隱沒的冰山底部,予以直書揭示。留白筆法,是描寫外顯的冰山一角,讓讀者自行揣量測度,潛藏底下的冰山狀態。

 

優質文學,會傳達出真正人性。直白筆法,是對隱藏內心深處的人性,作出深入透視和洞見。留白筆法,是對神情言行之間的人性,作出精湛觀察和紀實。兩者都是傳達人性的一種途徑,彼此無分軒輊沒有高下之別。

 

6)留白和愛情:令狐沖、任盈盈、岳靈珊的三角關係

 

笑傲江湖一書,對愛情有多處留白描寫,以下分析數例:

 

可是第二日岳靈珊並沒上崖,第三日、第四日仍沒上來。過了十八日,岳靈珊才和陸大有一同上崖。吃過飯後,陸大有說道:「大師哥、小師妹,你們多日不見了,在這裏多談一會,我把飯籃子先提下去。」岳靈珊笑道:「六猴兒,你想逃麼?一塊兒來一塊兒去。」令狐沖道:「你那口碧水劍……」岳靈珊道:「這件事早過去了,又提它作甚?」說著雙手一伸,笑了一笑。她愈是不當一回事,令狐沖愈是不安。>

 

以上這段,岳靈珊的心態部分保持留白。從她上思過崖次數變少、避免和令狐沖單獨相處、對令狐沖態度客氣,種種表面言行,我們可以推測出:她下決心疏遠令狐沖。

 

令狐沖面壁思過時,書中對岳靈珊的描寫,有大量留白之處。我們和令狐沖一樣,不確知岳靈珊的想法,無法進入她的內心深處,只能從她的言行去推測她的想法。這種寫法,讓我們跟令狐沖一樣,感到岳靈珊這個人物是有距離的,使我們對沖靈之間的隔膜更能感同身受。

 

留白筆墨,有助於塑造人物的距離感。以紅樓來說,寶釵的留白筆墨就多於黛玉。寶釵多數心態,是模糊曖昧、難以確認,讓我們對她生出遙遠之感。黛玉多數心態,是通透的、明朗的,讓我們對她生出親近之意。

 

<岳靈珊望著令狐沖,低聲說道:「那劍脫手,我不是有心想傷你的。」令狐沖道:「是,我當然知道,我當然知道,我…我…我當然知道。」他向來豁達洒脫,但在這小師妹面前,竟是呆頭呆腦。連說了三句「我當然知道」,直是不知所云。>

<對付任盈盈,他可立刻聰明起來。這時既無話可說,最好便是將她心思引開,不去想剛才的事當下輕輕哼了一聲,顯得觸到背上的傷痛。任盈盈果然十分關心,過來低聲問道:「碰痛了嗎?」令狐沖道:「還好。」伸過手去,握住了她手。>

 

作者在字面上明說的是:「令狐沖在小師妹面前呆頭呆腦」、「令狐沖對任盈盈立刻聰明起來」。作者字裡行間暗講的是:「令狐沖在小師妹面前難以自控」、「令狐沖在任盈盈面前控制自如」。

 

愛情有多種不同型態。那種驚心動魄、無法自主的激情,屬於令狐沖和小師妹之間。那種平靜馨寧、舒適自在的溫情,屬於令狐沖和任盈盈之間。

 

<令狐沖一驚,自己對小師妹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,當然都給任盈盈瞧在眼裏了。只見任盈盈倚在封禪台的一角,似在打盹。但任盈盈如此精細,怎會在這當兒睡著?令狐沖這麼想,明知是自己欺騙自己,訕訕的想找幾句話來跟她說,卻又不知說甚麼好。>

<秦絹站在車旁,令狐沖道:「秦師妹,請你去請任姑娘過來。」過了一會,任盈盈隨著秦絹過來,淡淡問道:「甚麼事?」>

<任盈盈低聲道:「你靜靜的養傷,別胡思亂想,我去睡了。」令狐沖道:「是。」突然之間,心下只覺十分的對她不起。>

 

文中沒有講明任盈盈的心思,但讀者能從上下文推導出因果關聯:令狐沖對小師妹失魂落魄,任盈盈見到此景而心懷芥蒂。所以後來令狐沖跟她說話時,她的反應是「淡淡問道」,顯出一份距離來。雖然任盈盈心存隔閡,但她仍囑咐令狐沖靜心療養,可見她對令狐沖情意深重,以致令狐沖感覺對不住她。

 

新修版笑傲江湖,將以下這段:<但任盈盈如此精細,怎會在這當兒睡著?令狐沖這麼想,明知是自己欺騙自己,訕訕的想找幾句話來跟她說,卻又不知說甚麼好。>,縮減改成:<但任盈盈如此精細,怎會在這當兒睡著?>。不過整段文意沒有改變,任盈盈顯然祇是假裝睡著。

 

<任盈盈提到“你小師妹”四字,令狐沖全身一震,脫口而出:「啊喲,咱們快些趕去!」任盈盈輕輕的道:「直到此刻我才相信,在你心中,你終於是念著我多些,念著你小師妹少些。」>

<今宵兩人良夜同車,湖畔清談,已然心意相照。任盈盈心中反而感到一陣甜意:「他從前確是對你很好,可是現下卻待我好得多了。」>

<令狐沖心下歉仄,說道:「盈盈,我對小師妹始終不能忘情,盼你不要見怪。」任盈盈道:「我自然不會怪你。」>

<任盈盈道:「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,一面養傷,一面伴墳。」令狐沖道:「好極了。小師妹獨自個在這荒野之地,她就算是鬼,也很膽小的。」任盈盈聽他這話甚痴,不由得暗暗歎了口氣。>

<隨手拉開抽屜,只見都是些小玩物。不是令狐沖給岳靈珊做的,便是當年兩人一起玩過的,難為她盡數整整齊齊的收在這裏。令狐沖心頭一痛,再也忍耐不住,淚水撲簌簌的直掉下來。任盈盈悄沒聲的走到室外,慢慢帶上了房門。>

 

「令狐沖最愛的人是誰?」,對此,作者沒有給出明確答案,而是由讀者自行做出結論。有人認為,令狐沖最愛小師妹,有人認為,令狐沖最愛任盈盈。

 

分析書中文字,感覺上是模棱兩可。任盈盈自認:「你終於是念著我多些」,但令狐沖自承:「對小師妹不能忘情」。在小師妹死後他反應異常,可見他對小師妹始終不能平常看待。

 

二版、新修版笑傲江湖後記:<令狐沖當情意緊纏在岳靈珊身上之時,是不得自由的。只有到了青紗帳外的大路上,他和任盈盈同處大車之中,對岳靈珊的痴情終於消失了,他才得到心靈上的解脫。>

 

後記文字指出,在青紗帳外的大路上,令狐沖解脫了痴情枷鎖。但這是徹底解除還是暫時放下,很難得出肯定答案。

 

對「令狐沖最愛是誰?」這個問題,作者似乎有意模糊處理,讓它的答案處於模糊地帶,說是任盈盈或岳靈珊都行得通。不像其他金書,「主角最愛是誰」這件事,書中文字都會描寫清楚,不會留下模糊空間。

 

7)留白和詩意

 

直白小說技術,將人性刻畫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人物心思被描繪得通透可見、明朗可辨。留白小說技巧,將人性刻畫得朦朦朧朧、隱隱約約,人物心思被描繪得模糊不清、曖昧不明

 

小說留白,沒有說出人物心情,讓讀者思索人物心態。中國詩詞,沒有說出事物意旨,讓讀者領略事物意涵。中國水墨畫,沒有畫出事物細節,讓觀者體會事物意境。以上三者異曲同工:「略有筆墨,意在筆墨之外」、「話(畫)在筆墨處,話意(畫意)在筆墨之外」。它們代表典型東方美學:含蓄清新、蘊藉雋永。

 

笑傲中小說留白,含不盡之意於言外,承載著詩意和畫意。每次打開笑傲,就看見一首首詩詞,就看見一幅幅水墨畫。

 

 

PS1. 除了本篇以外,筆者還有一篇評論,探討各版笑傲的主題、人物、感情,有興趣者請參閱:http://ice0.pixnet.net/blog/post/34605683

 

PS2. 電影拍攝路線,也是兩極分化:一是直接明示的路線,所有劇情都直截了當說出來,演員用對白交代來龍去脈。一是間接暗示的路線,劇情不是用說出來的,而是用演出來的。演員一個眼神一個動作,讓觀眾自行詮釋其中深意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ce0 的頭像
ice0

流浪的季節

ice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詠梅
  • 好詳細~好精闢
    大推~~~~~~~~
  • 哈哈
    你終於上來了

    ice0 於 2011/04/21 02:22 回覆

  • 詠梅
  • 新版主角們說話或思考似乎好像變得喜歡引經據典
    每人心中所想的都是一番大道理
    連最瀟灑令狐沖彈個琴~也要來反思佛家哲理
    新版的說教味真的是濃厚的讓人厭惡

    而且任盈盈這個角色雖然不錯~可是精神力量的強韌度簡直強的像是假的
    又那麼簡單對男主角動了感情
    怪不得我對沖盈戀一直沒辦法代入(攤手)
  • 二版後記有提過自由哲理
    新修版笑傲江湖
    把哲理寫到小說中了(笑)

    ice0 於 2011/04/21 02:54 回覆

  • 黃晁
  • 您的分析真是精闢,比那膚淺的騙錢說,可謂是天上雲彩俾倪諦下泥塵啊!推推推~~!
  • 謝謝支持

    是的
    金庸寫新版
    有他個人理念
    不是為了騙錢

    ice0 於 2011/09/27 00:43 回覆

  • sampkao
  • 版主您好,我是「明日武俠電子報」的編輯高普,您這幾篇關於新版金庸的討論我覺得很有啟發性,我頗希望將這些看法彙整後刊在電子報上,不知您是否願意與我相談細節?敝報是免費訂閱性質,但仍有一些薄酬奉上,網址是:http://paper.udn.com/UDN/Subscribe/PapersPage/papers?pname=POI0028

    我有留郵件信箱,另外電子報的信箱是:tomor.wuxiagmail .com 您可以此做個身份確認。歡迎來信,祝日安:)

    高普
  • 我不缺錢用
    你想拿去刊登就登吧
    謝謝你欣賞我的文章
    在此授權你可以刊登

    ice0 於 2011/11/27 18:47 回覆

  • sampkao
  • 抱歉,個人信箱忘了留,在此帖留下 XD
  • 你還是沒有留啊哈哈

    ice0 於 2011/11/27 18:52 回覆

  • sampkao
  • 有留,就在右上角的那個信箱圖案裡XD

    由於您的文章談論了許多東西,以篇幅來說太多了一點,所以我想和您研究看看能否整併精鍊一下,每個主題約2千字左右,不知您能否考慮?

    敝報的稿費其實並不足觀,只是您的觀點很獨到有趣,我很想將之放入電子報中刊載,以饗廣大的武俠愛好者 ^^
  • 不好意思
    最近很忙
    所以今天才有空回信
    我剛已經把信寄給你了哈
    如果漏信再跟我說一聲

    ice0 於 2011/12/07 10:1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