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修版碧血劍,男主角袁承志,先愛溫家青青,後愛公主阿九。袁承志、青青、阿九的三角戀愛,是多角戀愛的一種型式。以下探討小說的多角戀愛,以及袁承志變心衍生的爭議。

 

多角戀愛,向來是小說的熱門題材。一對一的男女愛情,難以構思出足夠曲折去支撐一部長篇小說,所以長篇小說盛行男主對數女、或女主對數男的多角戀情。

 

多角愛情關係中,惟有一個人,是主角最終的感情歸宿,而其他人等,只是主角感情生涯的過客。主角心中第一至愛,稱作正主,其他感情犧牲品,稱為砲灰。以書劍為例,香香是正主,青桐是砲灰,以天龍為例,語嫣是正主,婉清、鍾靈是砲灰。

 

原版碧血劍,袁承志最愛的正主是青青,阿九只是砲灰;新修版碧血劍,袁承志最愛的正主是阿九,青青淪為砲灰。

 

在多角關係的愛情爭奪戰中,正主脫穎而出贏得愛情,砲灰在情場上失意落敗。讀者在閱讀過程中,會判斷誰是正主誰是砲灰,如果後續劇情發展不符合期待,就會引發讀者反彈。

 

為了讓正主人選符合讀者期待,描寫多角戀愛的作家,會運用種種手法,去加重正主在書中的份量,讓正主壓倒勝出其他砲灰。常見的處理手法是:正主的形象最特出、正主的戲份最多、正主為愛情付出最多,這樣讀者才會支持正主贏得愛情,以此確保正主位置的不可動搖。

 

以神鵰為例,愛上楊過的諸女角中,小龍女形象冰清特異、與眾不同,並且戲份居冠,兼之為愛付出一切,因此小龍女成為正主,符合大多數讀者期望。即使砲灰女角如程英、無雙、綠萼、郭襄都很討喜,但對大多數讀者來說,小龍女贏得楊過愛情是理所當然,正主地位不動如山。

 

如果描寫多角戀愛的作家,打破小說創作的常規慣例,讓砲灰的形象比正主突出、砲灰的戲份比正主多、砲灰為愛情付出比正主多,這會造成讀者心理不平衡,質疑正主憑什麼得到愛情。

 

一個例子是飛狐外傳。論形象,袁紫衣太過尋常、程靈素極之特殊,論戲份,程靈素更超出袁紫衣,論付出,程靈素最後為胡斐殞命。所以很多讀者為程靈素不平,認為袁紫衣不配得到正主位置,胡斐最愛的人應該是程靈素才對,袁紫衣的正主位置備受質疑。

 

還有一例是天龍八部。木婉清單戀段譽,王語嫣癡戀表哥,由於木婉清對段譽付出愛情更多,有些讀者覺得段應該棄王選木,木才有資格坐上正主寶座。

 

另有一例就是碧血劍。原版碧血劍,青青的戲份比阿九多出數倍。新修版碧血劍,金庸為了扶正阿九,為阿九加了不少戲份,但青青的戲份還是遠勝阿九。整個碧血劍前半部,盡是袁承志和青青談戀愛,直到後半部阿九才宣告登場,讀者無法接受這個中途殺出、戲份占少的第三者奪愛成功。

 

此外,原版碧血劍,青青的形象鮮明,阿九的面目模糊,在新修版裡亦是如此。很多讀者認為,正主形象應當比炮灰更出色,這樣主角選擇正主捨棄炮灰、正主贏過炮灰才有說服力。所以袁承志棄青擇九、青輸給九痛失正主,很多讀者無法認同這種劇情。

 

如果當初金庸寫新修版時,能讓阿九和青青戲份持平,將阿九形象塑造得光彩奪目,讀者會比較認同阿九得到正主身分。

 

對多角戀的正主來說,是否生的最美?是否第一個登場?這些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戲份、形象、對愛情的付出。

 

以鹿鼎來說,韋小寶第一至愛是雙兒,雙兒相貌不及阿珂;但雙兒對韋小寶全心付出深情,所以無人爭議其正主地位。

 

以射鵰來說,郭靖最愛的人是黃蓉,黃蓉出場在華箏之後;但黃蓉的戲份、形象、對愛情的付出,以壓倒性優勢全面勝出華箏,所以讀者公認黃蓉有正主資格。

 

新聞報導:

<金庸日前接受記者專訪,暢談改動作品的心路歷程。>

<金庸坦言看稿時,對一些角色的行為怎麼都不能「認同」。比如袁承志怎麼會愛上刁蠻任性的青青,卻不愛楚楚可憐的阿九?他很自然拿起筆改了起來。>

<金庸直言不諱,「我不太喜歡王語嫣。」金庸安排王語嫣最後棄段譽而去,上蘇州尋找她從小癡戀的表哥慕容復,而段譽則娶了木婉清和其他人。>

 

青青阿九之爭、語嫣婉清之爭,人人看法不同。作者認為,阿九比青青、婉清比語嫣,更值得憐愛。對讀者來說,有的讀者偏愛阿九、婉清,和作者一起站在阿九、婉清這邊,支持阿九、婉清成為正主,而樂見新修版劇情;有的讀者偏愛青青、語嫣,和作者對立站在青青、語嫣這邊,反對青青、語嫣變成炮灰,而排斥新修版劇情。

 

對讀者來說,如果品味和作者相同,那選正主時就會站對隊伍,因劇情發展符合自己期待而欣喜不已;如果品味和作者不同,那選正主時就會站錯隊伍,因劇情發展違反自己期待而懊惱萬分。

 

<金庸認為:袁承志怎麼會愛上刁蠻任性的青青?卻不愛楚楚可憐的阿九?他很自然拿起筆改了起來。>

<記者問新版有了什麼改變?金庸的回答直截了當:「讓它們更符合人性」。>

 

金庸認為,袁承志愛上任性的青青,卻不愛溫柔的阿九,這項選擇是不合人性的。但是,在真實人生中,一個寂寞任性的少女談戀愛,男友可能癡情也可能不忠,結局可能幸也可能不幸。要視個案決定,不能一概而論。

 

對小說家來說,面臨的課題是:

不管要把這名少女的男友,寫成癡情於她也好,或寫成不忠於她也好;要能寫得有說服力,那才算是成功,反之則屬失敗。

如果要寫任性少女覓得真愛,那就要寫出她在任性之外有更大優點,這樣讀者才會相信男友有理由深愛她;如果要寫任性少女痛失真愛,那就要寫出情敵比她具有更大優點,這樣讀者才會相信男友有理由移情別戀。

 

換句話說,重點不在於<愛任性少女不合人性,不愛任性少女才是符合人性>,而是在於<愛或不愛任性少女都是符合人性,真正關鍵是愛或不愛有沒有說服力>。

 

新修版碧血劍敗筆就在此處。我不反對把袁承志由癡心改成變心,深情專一和三心兩意都符合人性,金庸可以自由選擇他想寫的題材。問題是,金庸沒把新修版變心過程寫好,袁承志的感情進展太倉促。

 

袁承志和阿九見面沒幾次、沒什麼深入互動,袁承志就撇下青青轉愛阿九,還對阿九愛的死去活來,顯得感情轉折太過莫名,這種愛情描寫無法令人信服。

 

同樣是移愛他人,令狐沖轉愛盈盈讀者可以理解,袁承志改愛阿九讀者卻不能認同。原因是:沖盈這對有豐富的精神交流,袁九這對沒什麼心靈相通之處;沖盈的感情進展是漸進的,袁九的感情發生是突然的。

 

如果金庸當初寫新修版時,用更多篇幅去描寫袁九之間的愛,給予一個合理充足的感情進程,那讀者會比較接受袁承志棄愛青青移情阿九。

 

在新修版後記,金庸對袁承志變心一事,表示:

「這是人生中一個永恆的常見主題:愛情可能因其中一方變心而受到損害。」

「中國的傳統小說一般多寫愛情堅貞,少寫愛情中的變心。這次試寫了“無可奈何的變心”與“倫理道德”之間的矛盾這個人生題目。」

 

袁承志身為一個未婚男性,決定放棄舊愛轉向新歡。這是袁承志他的擇偶權利,和倫理道德扯不上半點關係。袁承志唯一該做的,是給青青一個誠懇的交待,但袁承志不必背負任何道德枷鎖。

 

不管袁承志或是青青,都有選擇對象的自由,都有改變心意的權利。愛情不是等價交換。青青痴戀深愛袁承志,這是青青單方面的事,袁承志沒有回報青青的義務。

 

新修版袁承志認為,青青對自己有情有義,倘若自己離開青青,便是負心薄悻、卑鄙無恥,這種觀念不符現代文明作風。新修版裡,袁承志腦子糊塗、累人累己,青青死纏爛打、不肯放手,阿九被動消極、痛苦一生,三人愛情態度都不值得肯定。

 

 

相關版面:討論四版袁承志對愛的方式,該是不該?

http://jinyong.ylib.com.tw/snowtalk/show.asp?ch=love&no=60601

 

 

ice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